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流放后成了团宠小福包
    陆安然陆文亦在线阅读

    陆安然陆文亦在线阅读

    流放后成了团宠小福包
    陆安然陆文亦是著名作者我爱吃小鱼仔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,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、深入人心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小说。给她喝点儿水吗?她快渴死了,真的!想喊一声,可是喉咙干涩难耐,张了嘴却发不出声音,难受!她能感觉到,再不喝水,自己真的会死!于是,她不断的张嘴,希望能有人发现自己缺水。或许是因为虚弱的原因,她张嘴的幅度实在是太小,等了好一会儿,硬是没人发现。唯有干涩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然儿啊,你怎么就走了呢,你还这么小,呜,呜呜,你怎么能这样,让娘这个白发人送...
    作者:我爱吃小鱼仔 更新时间:2022-09-30 01:37:47
    开始阅读
    内容详情

    第六章

    第六章 流放岭南

    现代的包子并不大,和女人的拳头差不多,在现代人看来那是又小又贵!

    可在陆家几人看来,那是又大又想,又……震撼!

    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陆安然抓着他们的手递到了嘴边,下意识的咬了一口,猪肉白菜的咸味,面团的甜香,瞬间征服了他们的味蕾。

    再加上饿了这么久,第一反应就是狼吞虎咽。

    陆安然拿着水囊,见他们谁有噎着的趋势,就马上递过去。

    没两分钟,一家五口全都吃完了,吃完之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,那样子,看上去是齐活了。

    陆寻(三房三儿子)双眼亮晶晶地凑了过来,笑道:“妹妹,你……”

    “老三!”陆文强低声呵斥一声,“坐好!”

    陆寻(三房三儿子)吓了一跳,连忙坐回去,怕挨骂,所以挨紧了自家娘亲。

    见他这样,陆文亦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继而看向众人,道:“那是我在之前的镇上换来的,只是让你们妹妹保管。”

    这句话,瞬间将众人之前的疑惑打散了,也收回了对陆安然好奇的的目光。

    “爹,爷爷奶奶那边怎么办?”陆子期(三房二儿子)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大房一行人。

    陆文亦心下一颤,对啊,他的爹和娘……

    他转头,循着二儿子的视线望去,只见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坐在人堆里,佝偻着身子,驮着背,两鬓斑白的华发随风颤动,他们低着头,小口小口地啃着那干硬的窝窝头。

    他眼泪唰的一下子就漫出来了,收回目光,看了一眼陆安然,却是没有说什么。

    陆安然看着,心里不为所动,这些场面在末世见多了,心里能有什么波动?

    于是,她挪到了柳氏的身旁,低头去看她怀里抱着的老五。

    小孩子睡得还挺香,虽说还是那般瘦小,但那脸色也是红润了许多。

    看来,空间漂浮的那座小岛里的泉水的确就如现代小说里所写的那样,是可治愈一切的灵泉,还真是捡到了宝了。

    既然空间跟过来了,那雷系异能是不是也跟来了?等夜深了找个地方试试。

    心里做好了这样的打算,但陆安然并没有表现在脸上,靠着墙壁就准备睡一会儿,恢复一下精神。

    但有一道视线总是在她身上来回,令她不胜其烦,又有些无奈,只得低声开口:“爹,你让爷奶跟我们一路吧,我这儿还有两个小包子。”

    视线的主人终于移开,欢喜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诶,好,爹这就去喊你爷奶过来。”

    嘶~

    听到这语气和那欢快的脚步声,陆安然只觉一阵牙酸,没眼看!

    不过,多两个人陆安然也没觉得有什么。

    之前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,有听到一个老妇人喊她‘心肝宝贝’来着,应该是前身的奶奶,能喊出这个称呼,想来也是宠前身的。

    于是,拿出两个冷包子,借着袖子遮掩着。

    “站住!”

    忽而,一道声音猛然响起,假寐的陆安然眸子骤睁,杀意在眼中游转,几乎刹那五指成爪就要探出。

    但在看到出声的官差后,又立马敛去杀意,松开手指,靠着墙看着那边。

    那一瞬间的杀意并没有人察觉,哪怕是出声的官差。

    他吼的对象正是陆安然的父亲—陆文亦,“你们站起来做什么?都给我坐回去!”

    “官爷,学生有礼了。”陆文亦不卑不亢拱了拱手,“学生是想带爹娘过去我那边休息一会儿,不会乱来给官爷添麻烦的。”

    见他这般有礼,那官差态度也好了不少,一挥手,点了点头:“去吧,别惹乱子就行。”

    “诶,谢谢官爷。”陆文亦点头道谢,两老也笑着谢了几声,跟着陆文亦走向角落里。

    看着他们的背影,为首的官差轻叹一口气,“不知道有多少人熬得过今晚。”

    “管他呢,”另一个官差喝了一口水,附和道:“流放哪有不死人的。遇到咱们算他们积了八辈子的福。

    别个官差押送,哪个不是又抢,又那啥的,连几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。咱们也就甩甩鞭子而已,呵斥几声。

    能做到这算是不错了,谁还能管他们能不能熬过夜晚。”

    “诶~”

    为首官差再次叹气,但也仅仅只是叹气罢了,别的没再说什么。

    那官差说的的确是事实,他也见过不少,他们跟野兽似的奸|淫流放的妇女小孩,被他们蹂躏过的,若是活着到了目的地那就充军,死了的……也就死了。

    这种现象随处可见,根本没人去管。

    他就是个小官差,能管什么?他什么也做不了,能做的,就是管好自己和身边的几个人罢了。

    另一边,陆安然可不知道这个官差的想法,只是悄悄将包子给了父亲时,耳尖的她听到了他们交谈的话语。

    眉梢微微皱了皱,对于古代流放的流程她并不清楚,对于别人的死活她也不在乎。但是兼淫妇女小孩这事和现代侵华日军有什么区别?

    如果真的发生,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出手!

    “在想些什么?”陆子期(三房二儿子)见她想得出神,便用胳膊肘轻轻拐了她一下,问道。

    陆安然抬头看向他,这二哥倒是生得不错,面目硬朗,眉眼有神,风沙掩盖了几分颜色,但那一身书卷气息却令他有了些许温润儒雅的气质,让人感觉很是亲近。

    她摇头,不自觉地靠近了他一些,道:“没什么,只是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到。”

    “按照我们的这个脚程,恐怕还得二十天。”

    说到这里,陆子期也有些惆怅,二十天,还是往好处想。走了十多天,大家脚都磨出血了,到了后面,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走。

    想来……大多都会死去吧……

    “二哥,我们被流放到哪里?”

    “岭南。”

    “岭南?”陆安然讶异地抬头看向他,哪里是岭南???

    看出了她的疑惑,陆子期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,正准备开口解释,便听到一阵浑厚的声音传来:

    “岭南荒芜,地广人稀,而且天气多变,对犯人是一种很好的惩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