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大明:我教朱元璋当皇帝
    众志成城小说作品大全-作者众志成城最新作品列表(李泰李善长结局])

    众志成城小说作品大全-作者众志成城最新作品列表(李泰李善长结局])

    大明:我教朱元璋当皇帝
    李泰李善长是作者众志成城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。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,这本小说也是众志成城的代表做。内容主要讲述在这幅对联之前,欣赏着当今开国皇帝的墨宝,只是此时朱标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朱标的羞愧可不仅仅是他老子竟然给青楼题字,而是突然想起来,朱元璋让他与李泰多亲近,学一些经世治国之才,可谁成想李泰竟然把他给拉到青楼里来了。“你带了...
    作者:众志成城 更新时间:2022-09-29 20:54:21
    开始阅读
    内容详情

    第12章

    富乐院,大明朝第一家官营的青楼妓院,传说中当年朱元璋的军饷有大半都是靠着这间青楼支撑的。

    虽然这种传闻一听就不太现实,但是富乐院确实在秦淮河的风情业中首屈一指。

    院中清倌人多是元时被俘虏的贵族女眷,就连唱曲奏乐的都是教坊司的乐工负责。

    甚至于当年朱元璋还在这里留下了一副对联,“此地有佳山佳水,佳风佳月,更兼有佳人佳事,添千秋佳语;世间多痴男痴女,痴心痴梦,况复多痴情痴意,是几辈痴人。”

    谁都想不到朱元璋这五大三粗的杀神,竟然也有这风花雪月的一面。

    如今李泰便抓着朱标立在这幅对联之前,欣赏着当今开国皇帝的墨宝,只是此时朱标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  朱标的羞愧可不仅仅是他老子竟然给青楼题字,而是突然想起来,朱元璋让他与李泰多亲近,学一些经世治国之才,可谁成想李泰竟然把他给拉到青楼里来了。

    “你带了多少银子?”

    “十两......”

    朱标不知所以的掏出些散碎银两,却不料李泰竟然十分自然的一把接过,只是回了一句“够了”而后便迈开大步,朝着富乐院中走去,朱标无奈只得跟了上去。

    此时正是宾客最多的时段,刚一进门,便有丝竹之声,渺渺而来。

    院中富丽堂皇,奢而不俗,甚至颇有雅致。

    毕竟是官营青楼,自然不能如那些娼门暗妓聚集之所一般低下。

    这里的清倌人不管怎么说,至少名义上都是卖艺不卖身的,更有那些教坊司的女官乐工,人家更是有官职在身,虽然只是最低的九品,但那也是官,寻常富商即便家财万贯,说到底也只是民。

    李泰在院中穿梭,最终寻了一处听曲的地方停了下来,上方正有一清倌人正在唱曲,李泰听了两耳朵,实在是欣赏不来,只是觉得这倌人的声音娇软酥媚。

    周围宾客同样是有些心不在焉,听曲的没多少,多是在饮酒作乐,时不时还往二楼的方向望着。

    李泰不解,但也没心思了解,拉过身边一走过去的店小二便询问:“你这里酒钱如何,又是从何处进酒?”

    莫名其妙被人拉住,那伙计明显心气不顺,只是当看到李泰扔过来的一两碎银后,立刻便喜笑颜开的说道:“这位公子,咱们富乐院的酒那可都是上好的秋露白,价钱也不贵,您这一两银子刚好能买上一壶。”

    “一两银子一壶!”

    好不容易赶过来的朱标听见伙计的话,顿时震惊的喊了一声,惹得周围酒客纷纷怒视。

    那伙计上下打量了一下朱标,看他穿着也不像是什么贫苦之人,便也耐着性子说道:“咱们家的秋露白那可是上好的御酒,圣上喝的可都是这个。”

    朱标顿时一阵无语,他可不知道朱元璋喝过什么秋露白,李泰倒是觉得有趣,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有人会运用广告效应了。

    李泰跟小二点了一壶其口中的秋露白,又加了几样小菜,这点东西便要了李泰三两银子,对比刚刚那三文一碗的面摊,不知要贵多少倍。

    朱标看的也大为恼火,倒不是心疼李泰从他这里拿走的银子,而是觉得大明商税的改革刻不容缓。

    这种地方所收取的税额竟然和街边面摊所需缴纳的商税竟是相同的,就算朱标不是仁厚的性子,单纯以一个统治者的角度也无法接受。

    未过多久,便有酒菜端上,李泰先是给朱标斟了一杯,而后问道:“黄兄,我确实是不懂酒,不知道黄兄觉着此酒值不值一两一壶?”

    到了这个时候朱标才算是明白过来,无论是在外面的摊贩,还是跑到这富乐院中,李泰所问问题都与商户有关。

    “李兄弟你想要经商?”朱标有些震惊的问道。

    重农抑商,此乃封建社会大多数统治者一直贯彻的方针,无论什么朝代对于商人的限制都极为严苛,这也导致商人即便家财万贯,其社会地位也很底下。

    在朱标眼中,李泰是绝对的天纵之才,若不走入朝堂便是暴殄天物,更何况是自甘堕落反而去经商呢。

    “哈哈,被黄兄看出来了,某确实有这个想法。”

    李泰倒是不觉着有什么不好承认的,又继续说道:“黄兄可有想法入股?”

    “入股?”原本还想要劝阻的朱标又被李泰新奇的词语转移了注意力。

    “就是你给我投本钱,挣了钱给你分列。”

    朱标苦笑一声摇了摇头,若无意外,这以后整个天下都是他的,又怎么会在乎李泰的这几分利,同时也没找到好的劝阻理由,只得想着以后再好好劝说李泰出仕为官。

    举起酒杯一饮而尽,而后方才说道:“这酒确实不错,但一两银子一壶,却也属实贵了些。”

    李泰同样喝了一口这酒水,幽雅纯正、绵甜味长,和后世的汾酒口味大致相似,只是度数还是低了少许,并且还有一些杂质。

    “看起来若是想要挣一笔快钱,酒水倒是有些搞头。”李泰心中默默的想着,又和朱标推杯换盏两杯,便想着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,是时候离去了。

    可就在这时,周围宾客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,李泰不解,又一次拉过一位小二询问。

    这一次的伙计态度倒是不错,也没用李泰额外花钱,直接解释道:“今儿是十五,我们家花魁每月的初一十五,都会挑选一位才子,给其单独弹奏一曲。”